NEWS
MAY.2019-10-15 10:58:07 | CATA:WORKS | EDITOR:和讯名家
  

       目前似乎有很多人对央行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的能力持怀疑态度。越来越多的人似乎认为,降息不再像过去那样有效,因此央行实际上是无能为力的。然而,管理着逾9000亿美元资产的美国公共资产管理公司----普信集团的首席国际经济学家Nikolaj Schmidt近日发文称,各国央行的火力事实上比你想象的要强大。他指出,当下一次衰退来临的时候,中央银行将会有更少的回旋余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能为力。货币政策的重点不在于利率水平,而在于引导资本流动以创造宽松的金融环境。他认为,各国央行还并未弹尽粮绝。


       我认为,理解当下的环境很重要。十多年来,全球经济增长一直受到这样或那样去杠杆化的抑制(所谓“去杠杆化”指的是将信贷增长速度降至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水平,而不是降低整体未偿信贷水平)。去杠杆化经历了四个阶段: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区危机;主要影响除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以及中国当前的去杠杆化浪潮。在过去的11年里,去杠杆化的这些阶段一个接一个地给全球经济踩下了一系列强有力的刹车。


       到目前为止,实体经济还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再杠杆化来抵消这些影响。除此之外,全球经济在过去几年还不得不应对一系列不确定性冲击。英国脱欧、民粹主义抬头、贸易战,所有这些都让消费者和企业更难对未来做出自信的预测,并通过削减资本支出打击了增长。“我相信中央银行的降息仍然是非常有效的……”面对这些强大的不利因素,央行降息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比我们通常预期的要小,这并不奇怪。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降息在本质上就没有那么有效了。相反,由于降息的实施环境,降息的效果并不像过去那么明显了。我认为,央行降息仍可能非常有效,而且当前阶段的央行宽松政策,有可能为全球经济提供比怀疑者认为的更强有力的支持。在没有任何新的冲击来提升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我认为我们正接近经济增长的拐点,在这个转折点上,宽松的金融环境的传导开始起作用,耐用品支出和资本支出随之出现。这将有助于在一段时间内避免经济衰退,可能长达三年。


     “经济衰退总有一天会到来,但不太可能像2008年那么严重,也可能比2001年温和……”经济衰退总会在某个时刻到来,但下一次衰退不太可能像2008年那样严重,而且可能会比2001年温和,因为导致大衰退的结构性失衡如今根本不存在。当它来临时,下一次衰退很可能是由劳动力市场引起的,因为劳动力市场已经开始显得过于紧张。如果劳动力市场过热,利润将受到挤压,企业将因此暂停资本支出并停止招聘。这就是扩张消失的原因。尽管下一次衰退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可能会小一些,但对金融市场来说可能是痛苦的,因为企业已经提高债务,通过股票回购和股息支付向股东分配现金。当下一次衰退来临的时候,中央银行将会有更少的回旋余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能为力。货币政策的重点不在于利率水平,而在于引导资本流动以创造宽松的金融环境。在我看来,各国央行仍保留了一些工具来做到这一点。去年,许多人都认为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弹药库已经空了,但自那以来, 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从约80个基点降至-50个基点,日本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从90个基点左右降至35个基点,金融状况已经大幅放松。在这种背景下,我们不应低估坚定的央行。